破解时代命题:科学家精神如何引领

作者:互动派小派来源:中国科学网

重大科学成果凝聚着科学家的智慧与辛劳,是科学家精神的外在体现。回头望向三十多年前,作为中国天文界建成的首个大科学工程,LAMOST恰恰凝聚了几代人的心血,诸多科学家精神的传承在建设过程中展现出来。

“从80年代末提出要建LAMOST,一直到1997年项目立项,王绶琯、苏定强等老一辈科学家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。他们提出了独特的设想方案,给中国天文学家指出一个方向。”崔向群告诉《中国科学报》,自己回国参与项目建设,也正是受前辈的感召。

崔向群表示,真正有科学家精神的人,更看重的是能否发挥自己的价值:“钱学森、邓稼先,包括王绶琯先生,他们回国就不是冲着钱、条件、‘帽子’来的,他们回国是为新中国做贡献,这个是很值得我们学习的。

“科研人员能不能做想做的事情?基本的科研条件能不能满足?有没有足够的条件提供给他,这是很重要的。如果LAMOST没立项,我就不能发挥作用。”崔向群坦言。

在崔向群眼中,科学家精神的体现不仅在于仔细严谨,更在于信任人才、乐于奉献。她举了时任LAMOST项目总经理苏洪钧的例子。“他对人才很信任”,崔向群说,遇到外界质疑时,苏洪钧选择相信科学家,全力支持项目组工作,为大家解决后顾之忧。

“我想,别人要对你信任,你也要拿出行动来。我们自己不能老做不成事。”崔向群曾呼吁:科学家应该对自己有足够的信心。这种信心从何而来?“脚踏实地地把事情做出来,做的事情越多,就越有信心。”崔向群说。

在全国人大代表、中科院重庆绿色智能技术研究院研究员史浩飞看来,科学家精神的传承需要切身体会:“科研人员要有身为科学家的自觉,找到属于自己的价值观、所做事情的出发点,其实就是使命和初心。

但在史浩飞看来,并非所有科研人员都可以被称为科学家。“《意见》中提到,要大力弘扬追求真理、严谨治学的求实精神。如果一个科技工作者存在成果造假、行为不实,或是只想着自己评职称、争荣誉,那这样的人不值得称为科学家,其所作所为也更谈不上‘科学家精神。

而真正的“科学家精神”,其内涵也比想象中更为深刻。史浩飞告诉《中国科学报》:“我觉得一个人的贡献是首要的。一提科学家精神,大家想到的都是钱学森、邓稼先、袁隆平,他们都做出了非常重大的贡献。

不过,史浩飞也表示,科学家精神不仅要靠前人引领,更要靠广大普通科技工作者践行和落实。身为科研人员,在学习前辈面向国家重大需求、为科学现身精神的同时,也要有挑战和突破既往研究的勇气。“精神上要学习,思想上要突破”。

而且,“无论最终成果大小,只要科研人员有追求、能在某一个环节作出贡献,就能体现自己的价值。”史浩飞表示,“把自己的工作耦合进一个大的系统里,对所在研究领域有贡献、解决现实需求中的难题”,就是一线科研人员对科学家精神的最好诠释。

史浩飞还表示,科学家精神的弘扬需要靠科研人员形成自觉,但在制度层面要有兜底。

“弘扬精神靠倡导,但学风作风建设是刚性的。科研成果评价体系的设计和实施,对科学家精神本身也有很重要的作用。只注重短、平、快的评价体系,是不利于有科学家精神的人去发展的。”史浩飞说